數字人生

Jason 是我很敬重的前輩,他事業有成,卻沒什麼架子,不認識他的人,會覺得他有點像每晚你丟垃圾時碰到那個穿著汗衫的鄰居中年阿叔。我很喜歡跟他吃飯,除了不用付錢(對!世界上除了有 Free Lunch,還有 Free Dinner),最重要還是有很多故事聽。

這次跟他吃飯,很奇怪他沒什麼出聲,整頓飯都是我手舞足蹈地說著西雅圖有多麼美好。看他心事重重,就問他一下什麼事。。。。。


Jason 的公司一年多前開發新產品,一個流動應用,主打漢語地區。以 Jason 的經驗和名氣,投資者二話不說的投錢。資金到手,自然馬上進行開發。原本預計的半年開發期,因各種問題延期再延期,產品要求左修右改已屬等閒,更甚至是開發了九個月後,那位專案經理將一個半製成品送上 App Store,之後馬上失蹤。一個半製成品丟上 App Store,必然是死路一條,不只用戶反感,也賠上公司名聲。

Jason 別無他法,硬著頭皮上陣,才發現問題多多。當初訂立的目標虛無飄渺,一切隨心而行。如今資金花光,產品難產。


原來如此,難怪他這麼頭痛。先不管他身份地位,Jason 還是要跟投資者交待的。洗濕頭,總不可能說停就停。幸好公司其他產品尚能賺錢,拉上補下,開源節流,還算可以運作。

問他怎麼辦,他打開 Mixpanel,給我看近一個月的數字。跟之前去比較,已經好了很多。那些 conversion rate 不再是個位數或者零字頭。上新客和舊客回頭的數字也有進步。

Jason 語重心長的說,這次的問題也不可以全怪那位專案經理。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用人不當。當日只講一個信字,沒追問什麼細節。「佢失蹤前仲同我講,個 app 上左 app store feature,有幾多千人 download。點知我後來一睇,啲人 download 左根本無用。個 app 免費,靠 in-app purchase 搵錢。有人 download 無人用,有屁用?」「同我講要加呢個果個功能,因乜要加完全唔知,淨係話覺得有人鐘意,話有人想要用,但問題係有幾多客要求,又完全講唔到出嚟,一味靠吹。」「廣告就同我係咁落,大拿拿燒左我成幾萬銀,但落完吸唔吸到客就完全唔知。」「好在佢玩失蹤,我先落手跟。一睇唔對路,乜都 cut 晒重新再諗過。但好難搞呀 Victor,班 developer 乜都唔識,要我執住隻手教佢落 tracking 咁濟。有時嬲嬲地我自己落手搞好過。」果然,他的眼袋大得隻水腫一樣。


酒過三巡,散席回家。沿著天橋走去坐天星小輪過海。寒流襲港的晚上,吹著西北風,頭腦份外清醒。想起一年前開始籌劃的 Startlab

還記得當日跟幾個朋友吹水,吹著吹著就吹了個 Startlab 出來。那時候,我們大家都同意,一定要有一些指標,讓大家知道,到底這件事的成效怎樣。那時候,我們都覺得,應該要看一下活動後有多少參加者會自己開一間 startup,又或者去 startup 打工。

還記得 2009 年參加 Leon HoGreg Sung 辦的 0 to 0.1。那時候有 13 名參加者,最後還留在 startup 這界別的,應該只剩下我一人。轉換率算是有 7.69% 吧。

到 2013 年的 Startlab。我們超額收生,將參加者名額加大至 60 人。這 60 人中,現在開了 startup 或者在 startup 打工的,大約有 10 人。但問題是,我可以說我們的轉換率提昇至 16.66% 嗎?根本不可以,他們有很多人參加 Startlab 之前已經有創業的打算。搞了這麼多東西,去大學和不同活動中巡迴演講,在 Facebook 搞宣傳,甚至邀請了香港創業界的殿堂級強人王維基和黃岳永來參加開幕禮。但我們根本沒辦法去說,做這麼多,為我們的學生帶來什麼改變。因為我們沒有一個有效的方法去量化整個過程和成果。


還記得,當年中一讀電腦科,老師第一樣講解的是 Data 和 Information 的分別。 Data 是一堆沒有意義的數字,要分析、理解和整理後,才能成為有用的 Information 資料。

Startlab 我們得到的只是一堆數字,Jason 之前得到的亦只是數字,我們卻沒法將數字變成資料。產品的開發的成敗,必定是從用戶的使用資料中取得。如何將數字變成有用的資料,對 startup 來說至為重要。

找有用的資料,很多書說過,Leon 和 Greg 在 0 to 0.1 時也有講過。但原來,來到今天,我還沒有真正的掌握到底是什麼一回事。這個,是 2014 的其中一個目標吧。


P.S. 做到了每星期寫一篇,算不錯吧。 XD 明天平安夜了, Merry Xmas 吧。